童年的游戏-勾起我们的童年回忆

这是一首“龙门阵”组合的歌词

1983

谁能够回到从前
回到生命的起点
回到记忆中的肩膀上
回到黑猫警长身边
回到穿开裆裤露着鸡鸡的岁月
不在新鲜
谁能够回到过去
回到出生的瞬间
回到荧火虫相伴的童年
1983 1983年

葫芦兄弟 绿野仙踪 天书奇谭
机器猫小叮当和邋遢大王
西游记和街头霸王第一版 等等等
这些东西在我脑里 已渐渐暗淡
那时候 下午 六点到六点半
总有卡通影片播放 爱记时的傍晚
家家户户传出一样的卡通歌
我们心情跟随剧情起伏 荡漾
玩弹弓 用作业本折子弹
到河里摸虾 还跟同学打架
听小虎队 刘德华 把他们的海报贴到墙上
现在想想 真的似乎 有点尴尬
当生理有些变化 开始暗恋班花
幻想拥有纯路园阿姨那样的女朋友
让我照顾她 幻想像阿童木一样有个妹妹
那该多好啊

谁能够回到从前
回到生命的起点
回到记忆中的肩膀上
回到黑猫警长身边
回到穿开裆裤露着鸡鸡的岁月
不在新鲜
谁能够回到过去
回到出生的瞬间
回到荧火虫相伴的童年
1983 1983年

当我的体毛越来越多
兴奋越来越少 我已渐渐长大
当我的欲望越来越多
时间越来越少 我已渐渐长大
当漫画书从大本变成小本
童年收藏的战斗小人在仓库里已堆满灰尘
当父母让我自己选择前程 面对选择负起责任
当我不再单纯 笑容不再那么天真
当绿色兵团赤色要塞魂斗罗外星战车被我用来怀旧
当初骗爸爸买小霸王学习机 其实只是想玩游戏
当我嫖了第一个妓 当我学会笑里藏刀
当我跟他们勾心斗角 当我开始伤害别人
当我不再承诺不再相信永恒
我已渐渐长大 渐渐长大

谁能够回到从前
回到生命的起点
回到记忆中的肩膀上
回到黑猫警长身边
回到穿开裆裤露着鸡鸡的岁月
不在新鲜 谁能够回到过去
回到出生的瞬间
回到荧火虫相伴的童年
1983 1983年

虽然没有电子发达的今天孩子们所玩的那些东西 可是我们还是快乐的成长了

“怀旧是一张网,企图打捞着过去失去的岁月。其实,我们什么也不会打捞得到,失去的一切早已从网眼里流走。回忆,更是一种温柔的欺骗,因为回忆中的美好,和当时真实的样子已大不一样,岁月和我们自己的心绪将回忆镀上一层美丽自慰的光泽。”肖复兴先生说得好,也许吧,对童年很多的回忆所带给我们的,也正是那样一层美丽自慰的光泽,因为童年的一切毕竟是我们童年时代精神生活的见证。

最早玩的游戏是一种叫“洋画”的小纸片。依稀记得类似于今天学校门口地摊上的不干胶卡通画,不同的只是儿时的“洋画”多是古代的人物,且玩法和今天也不一样。今天的孩子们把这些不干胶卡通画,作为一种装饰画帖来帖去;而我们那时是在地上用手拍,拍翻了,就算赢了过来。当时那些“洋画”的印制远比今天的卡通画粗糙,但那画的精彩之处在于一套数十枚,集齐了,就是一个完整的历史故事。像三国人物、水浒人物、聊斋人物等等很多。为了集齐这些在“小人书”上看来的历史人物,孩子们拼命的角逐着,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拍打着,可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个个小手上粘满了泥土。鼻涕流出来了,用袖子一抹,那袖口上永远都是亮光闪闪的,孩子们也顾不得许多,那专注的投入,怕是孩子们一天里最幸福的时刻。大一点的孩子玩法更有讲究,竟给小“洋画”中的人物排了队,有点类似今天美国印制的伊拉克前政府高官的扑克牌。像三国人物里,孩子们喜欢张飞、关公、赵云、姜维等,那印有他们英姿的小“洋画”在角逐中,就能升值数倍,一张在输赢上就可以顶好几张,也许这就是小“洋画”的魅力所在。

当然,像“洋画”这类的游戏毕竟是要花钱去买;还有“玻璃球”,小时侯我们也叫“溜溜蛋”,也要花钱买。可那时的孩子们,几乎身上就没有装过一分钱,偶尔妈妈让去服务社买瓶酱油,说了,可以用找回来的钱,买一根三分钱的冰棍。那个高兴劲呀,甚至可以说是兴奋呀、幸福呀!就去了,想到玩,连三分钱都不舍得花,全买了小“洋画”、“溜溜蛋”了。

没有钱,买不起商店里的玩具,怎么办?我们那时候的办法可多了。孩子们凭借着没有钱而逼出来的聪明才智,一个个自制玩具应运而生。

男孩子玩的是用烟盒叠成的三角,是低年级孩子最常见的一种游戏,其玩法同小“洋画”。哪种烟贵,用那种烟盒叠成的三角就值钱。还有铁环,做起来不费事,只要能搞到小指拇粗细的钢精。陀螺,那个时候过来的孩子们都不会陌生,也不用花钱,找个好点的、硬点的木头,费点时间刻就行了,然后用鞭子抽呀抽呀,孩子们的心便随着陀螺的旋转,完全沉浸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到是大点的孩子会琢磨,像刀剑、弓箭、弹弓是最常见的一些自制玩具。还有凭惯性滑动的小车,这个做起来就复杂多了。现在的滑板,说不定就是当初我们的惯性小车衍生过来的。到后来竟然自制手枪,尽管做法看似简单,但那绝对是真手枪的原理,还不会伤人。在枪管里面塞满从火柴头上剥离出来的火药,一扣扳机“啪”的一声响,一支十分逼真的手枪就诞生了。写到这里我在想,这样的手枪,今天的孩子们还能做出来吗?

女孩子们的花样也很多,像早已绝迹的玩“骨头子”,在手心手背上翻来翻去再猛一抓,技术高超的孩子,小手上竟可以抓满5个骨头子呢。说起来,今天的孩子们怕是连见都没有见过,说不定找来拿着问她们,兴许都不知道是用什么做成的。于是,在游戏中,女孩子们的手,一个个变的是那样的灵巧。还有“跳房”,当时也叫“飞机房”,更简单,在地上画个飞机摸样的格子,每人找一块自己喜欢的石块就行了。孩子们放学了,把书包放在一边,在大地上跳跃着,一个个活泼灵巧的身影与蓝天白云阳光融合在一起。

如果说男孩子们玩的花样多,但总没有常性,是相对女孩子们的而言。女孩子们最喜欢的跳皮筋、跳绳、踢毽子,竟一直保持到今天。后来,孩子们一天一天的长大了,接触到这个世界上更多的新鲜事物,眼界宽了,想法更活跃了。过去那些低年级的游戏和玩具开始淡漠了,取而代之是有了科技含量

的游戏和玩具。

在初中的时候,学了物理,没想到每天听的收音机原理竟是那样的简单,于是都动手做了起来。到无线电商店里买上几个二级管三级管、电容、电阻和耳塞,找电工叔叔借上一把电烙铁,顺便偷上他一点焊锡、焊膏,哈,就都有了。躲在家里最隐蔽的地方,拿着从物理书画来的简易图,捣鼓了起来。看看差不多了,就爬到房顶上挂天线,天线是偷来的铜丝做的。然后接到收音机上,带上耳塞,板动开关,随着“吱吱喳喳”的电流声和仿佛是从遥远的太空传来的人的声音,只那一刻,全身的血液沸腾,犹如一股电流,一股让孩子们看到了未来希望的热流,涌动在孩子们的血管里,那一刻,我至今是难以忘怀的。

当然,记得当时只能收到一、二台,尽管这样,也足以让我们兴奋不已。也曾有过失败,但失败的越多,孩子们的信心就越坚定。后来又不断的捣鼓,不断的提高,增加新的电子元件,收的台就越来越多了,最后竟然收到了台湾台,爬到地图上一看,我的妈呀,台湾在大海里,那么远,不得了了呀,孩子们单纯,就到处吹牛,还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呵呵,今天想起来,那时候的专研劲头怎么那么大。于是,随着有着简单机械原理的小玩具到晶体管、半导体收音机的出现,学校出来了很多小发明家。

尽管那个年代是一个什么都缺少,或是叫匮乏的年代,但在孩子们的眼睛里,这些在今天看来似乎是很平常的游戏和许多土制的玩具,在那时,相对于孩子们,竟是那样的神圣。在我的记忆里,儿时的孩子们是聪明的、是智慧的、是百折不挠的。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孩子们的创造性和想象力得到了极大的发挥。试想,如果你给他们一个支点,说不定孩子们真的能把地球给举起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