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离家

大年初五,我又一次的登上火车,踏上了前往上海的路。 妈妈和爸爸都在送我的时候表现出了难以抑制的悲伤,我也觉得自 […]